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信息发布 > 京北方IPO:大股东空手套白狼,信息披露及会计处理合理性遭质疑
京北方IPO:大股东空手套白狼,信息披露及会计处理合理性遭质疑
发表日期:2020-01-18 08:01| 来源 :本站原创 | 点击数:
本文摘要:京北方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下称 京北方 于近日过会 公司拟发行股票不超过4017万股 募集资金8 66亿元 保荐机构为华融证券 然而 有媒体爆出公司历史上股权转让存

  京北方信息技术份有限公司(下称“京北方”)于近日过会,公司拟发行票不超过4017万股,募集资金8.66亿元,保荐机构为华融证券

  然而,有媒体爆出公司历史上股权转让存在猫腻,大股东空手套白狼,且转让价格也不公允。价值线研究招股说明书后发现,公司部分信息披露及会计处理的合理性存疑。

  大股东空手套白狼

  京北方在历史有多次股权转让,其中两次时间相隔仅有4个月,但转让价格却相差了50%!而且这两次股权转让涉及金额都不小,一次高达6000万,一次为950万。为何短短4个月内,转让价差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2013年12月27日,费振勇、刘海凝将其持有京北方的全部股权转让给永道投资,丁志鹏将其持有的京北方有限全部股权转让给同道投资。本次股权转让价格以公司2013年11月30日的每元出资额对应的净资产值2.09元为参考依据。

  费振勇、刘海凝、丁志鹏是京北方的原始股东,这三人在2009年12月分别出资325万、117万、35万成立京北方。2010年4月京北方有三次增资,其中第一次费振勇增资329.0385万元、刘海凝增资117.596万元、丁志鹏增资35万元。第二次,2010年9月费振勇增资678.077万元、刘海凝增资235.192万元、丁志鹏增资70万元。第三次,2012年1月费振勇增资682.693万元、刘海凝增资235.192万元、丁志鹏增资70万元。这三次的增资都是按照1元每股的价格。但是2013年股权转让的股价却被抬高到2.09元/股。

  永道投资全称是拉萨永道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实际控制人就是费振勇、刘海凝。同道投资全称拉 萨同道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实际控制人为丁志鹏。这就是明显的“左手倒右手”。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股权转让的出资都是以负债的形式存在,也就是说大股东在空手套白狼!

  截止到2018年12月31日,永道投资负债为3579万元,主要负债是其因受让京北方实际控制人费振勇、刘海凝夫妇持有的公司股权,相应的股权转让款项尚未支付完毕形成的。同道投资负债为294.81万元,同样也是因受让丁志鹏直接持有的公司股权,相应的股权转让款项尚未支付完毕形成的。

  不到半年之后,京东方的另一次股权转让价格大增了50%。

  2014年4月1日,京北方有限召开股东会,决议同意永道投资将其持有京北方有限的321.81万元出资作价950万元转让给天津和道(对应的出资比例10.73%)。天津和道主要为员工持股的投资平台,无其他业务。这一次的股权股权转让价格以京北方2013年12月31日的净资产值为参考,确定为2.95元/股。而2013年12月27日的股权转让价格只有2.05元/股。短短一个月净资产值却相差了接近50%!

  京北方声称2013 年末净资产较2013 年11 月末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在2013 年末至 2014 年初筹划整体变更股份公司,聘请天职国际对公司 2013 年度进行审计。该次财务调整和审计对公司历史累计账务进行调整,导致 2013 年末经审计的净资产较未经审计的 2013 年 11 月末净资产增加较多。

  一位投行人士称,公司并没有很好的解释净资产为何能够得到如此大幅度的提升的原因。

  信息披露及会计处理合理性遭质疑

  京北方是“国内领先的金融外包服务提供商”,金主爸爸多数是银行,公司的业务非常简单,主要是信息技术服务和业务流程外包服务,可以理解为给银行等金融机构打杂的。

  在招股书里,公司非常坦诚地承认,我们没有给部分员工缴纳社会保险和公积金,因为“有260名新员工还在办入职,3名员工还在与原单位办理社会社会保险转移手续,311名员工由于参加新农合,没交城镇企业职工社会保险,27名员工由于地方政策每月15号之后停止申报,次月补缴。”

  对于人工成本占9成的服务型公司,从上市合规性角度来看,问题还是不容回避的。如果补缴的话,对公司的净利润肯定有相当大的冲击。

  专业人士称,京北方披露招股说明书的时候还早在2019年,今年3月份注册制即将全面实施,而注册制的前提条件正是信披质量的提升。如果京北方能够坦诚地披露更多的细节,将更加有助于投资人做出理性的判断。只要公司基本面趋势向上,即便是短期利润冲击也没有大碍,比如苏州泽璟制药亏损也获准了科创板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在京北方四百多页的招股说明书中,从头到尾都在论述服务外包和信息技术,但公司与前五名客户的合同主要条款中显示“主要都是按照初、中、高级人员分别计价”,那么疑问便来了,按照人数计价,算外包合适吗?算人力资源服务是否更合适?

  新证券法强调上市发行信息披露的背景下,申请上市企业对主营业务定位这一最为重要的披露内容。

  那么公司这样的信息披露是否合理呢?

  此外,对京北方还存在几点疑惑,比如招股书显示公司的管理费用率低于同行业,比如研发人员年薪为2.86万元,平均月薪仅有2300元。

  2300元月薪即便是在低线城市都不算高,何况是二线省会城市,为银行等金融机构服务的公司,这薪资水平能够雇佣到进行数据开发、运营维护的专业技术人员?近3年京北方的信息技术服务业务占比逐渐提升,从2016年的29.9%提升到2018年的39.87%,而从猎聘网公开招聘信息来看,京北方技术岗位工资却显示在1.5k-1.9k区间。这让人非常疑惑。

  招股书显示,2018年底公司研发及技术人员2728人,期间研发费用里面人工人员费用7803.79万元。2016-2018年和2019年1-6月,京北方研发费用为4157.31万元、5047.25万元、7838.65万元和5292.85万元,占收入的比例也挺高。

  仔细不难发现,研发费用中超过99%是职工薪酬,这时投资者也理解了公司研发人员年薪为何只有2.86万元。

  但这样的会计处理是否合理呢?价值线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推荐
  • 娱乐资讯
  • 社会百态